小云

  今天網上看到一則消息, 說:一個飯店女老板,回家敲門,發現老公和侄女在家。由于女老板突然敲門,老公和侄女荒不擇路,老公用繩子送侄女下樓,繩子突然斷了,侄女掉下去摔死了。引發一則訴訟案件。

  看到這個侄女,使我想起了一件事,這件事我記憶很深,一直沒有忘記。我這就講給你們聽。

  上世紀70年代,村里有一個青年人,叫王淑生,21歲 ,中等身材,長相一般,高中畢業后回鄉務農。比較會處事,1976年,被公社做為工農兵學員,保送沈陽農學院讀大學。

  1980年大學畢業,分配市環保局工作。他沒有喪良心,托人把農村的未婚妻李霞,安排城里,當了一名清潔工。

  李霞比王淑生小兩歲,是家里最小的姑娘,上邊一個姐兩個哥哥,比較受寵,所以有些傲驕。

  現在,淑生和李霞都是城里的非農業戶口,正式工人。

  于是他倆結婚了。一年以后,李霞生了個兒子,王淑生高興的不得了,那真是捧著手里怕摔著,含在嘴里怕化了。除了讓雙方的母親看,他能放心。其余的,他都不放心。

  但是,眼看30天產假就要到了,李霞要上班,孩子誰來看呢?小兩口犯了難。

  淑生的母親來不了,弟弟妹妹還小,正在上學,離不開。李霞的母親年齡大了,身體不好,看不了孩子。

  琢磨來琢磨去,王淑生對李霞說:你姐家的小云,挺好的,在家干啥呢?

  李霞說:沒做什么,在家呆著呢。

  王淑生說:叫她來看孩子吧?李霞說:是啊,我和大姐說說。李霞一說,大姐就同意了。并且說:“給你看幾年孩子,你在城里,給小云找個婆家”。李霞說:“行。”

  外甥女小云,今年18歲了,長的干凈,性格溫柔,干活比較利整,很沉穩,不毛糙,很老實的姑娘。

  李霞和小云一說,小云樂呵呵的,

  跟著小姨就來城里,給小姨看起了孩子。

  大家都知道,環衛工人是比較辛苦的,早晨天還沒亮,頂著星星,揮著掃帚,清掃大街的各個角落,穿著工作服,又臟又累。早晨7點大家上班了,他們下班吃早飯,吃完早飯,還要上班去維持路面的清潔,直到下午4,5點下班。

  小云照看孩子,很精心,把孩子精管的很干凈,很健康,不哭不鬧,招人喜歡。孩子的東西,如尿布,衣服,洗好,疊放整齊。總之,孩子交給小云,小倆口很放心。

  那個年代,經濟比較落后,王淑生和李霞住的房子,是環保局分的福利房,特別的小,只有一間半,全家人只能擠在一個炕上睡。

  日子過的真快,一年過去了,小蕓出落的越發漂亮了,勻稱苗條的身段,凸凹有致,皮膚細嫩白晰,兩條大辮子,一甩一甩的,特別撩人。

  他們居住的房間狹窄,李霞早早的就出門工作了。家里只剩下小云和王淑生和不懂事的孩子。王淑生和小云沒有血緣關系。王淑生正是血氣方剛的年紀,整日面對小云這個美麗,溫柔水靈靈的大姑娘,早就見色起意,只不過有賊心,沒賊膽吧了。

  這天早上,李霞走了以后。小云想換個小緊身。看看孩子,姨夫都在熟睡,其實王淑生在裝睡,一雙淫惡的眼睛偷偷的瞧著小云。只見小云,把衣服脫掉,露出兩個乳房,正象趙鸞鸞描述那樣:“粉香汗濕瑤琴軫,春逗酥融白梨膏;欲罷檀郎門農處,露花涼心紫葡萄”,再看小云白嫩羞色的小臉,著實的誘人。王淑生實在把持不住荷爾蒙的分泌,賊心暴漲,掀開被子,一把把小云摟過來,壓在小云身上,小云沒反抗。

  小云怯生生的說:姨夫,這事讓我姨知道,還不掐死我呀?王淑生說:沒事,你姨不會知道的。如果知道了,我就和她離婚,娶你,小云覺得很美。姑娘小,沒想這里面的利害。

  就這樣,王淑生用甜言蜜語哄騙著小云。每天早上李霞一出門,小云就和王淑生睡在一起。

  李霞忙于工作又照顧孩子,也沒想那么多。

  一天晩上,李霞做好飯菜叫小云吃飯,小云聞飯菜,就惡心要吐,李霞忙問,小云怎么了,是感冒了嗎?小云有點結巴說:“沒,沒有”,李霞:“那你怎么了”,有點急。小云的臉頓時通紅,瞧了一下王淑生。李霞是個聰明人,眼里柔不進沙子,看看眼前兩個人的表情,頓時就明白了。

  李霞向瘋了似的,一把抓住小云的頭,連揪帶打,嘴里罵著,不要臉的小妮子。

  王淑生急忙護著小云,拉扯著李霞,李霞罵道:“滾”,在我眼底下做茍且之事,還是人嗎?

  王淑生看拉不住李霞,就對李霞大聲喊,這事是我干的,你別打小云。不行的話,咱倆就離婚。

  李霞喊:王淑生你是人嗎?小云還是個孩子,來幫你帶孩子。這缺德事你也干。現在你還囂張起來了。你不說:離婚嗎,離!

  王淑生也不示弱說:“離就離”。

  李霞說:好!先離婚,然后我到你單位,去舉報你,強奸小云,看你還怎么工作。

  王淑生一聽害怕了,忙跪在李霞面前,說:李霞,這都是我的錯,千萬別去我單位,你去單位,工作就沒了。好李霞千萬別去,王淑生連連作揖,祈求李霞原諒!

  小云看到這場面,哭著跑了出去。

  李霞趕緊追過去,把小云拉回來,并用好話安慰她。

  第二天李霞帶著小云找了一個醫院做了人流。給了一些錢,叫大姐把小云接回去了。

  80年代,出了這事是很丟人的,抬不起頭來。

  回到家里,小云沒臉見人,整日呆在家里。母親沒有一句安慰的話,用些尖酸刻薄的話,一些含畜惡毒責備的話,發泄在小云的身上。這個可憐的孩子這時候只是默默的掉眼淚,一句話也不回答。叫人看了心里非常難受。

  不久,母親托人給小云,在鄰村,找了一個大8歲的光棍男人,姓候,家里就一個人,特別的窮,酗酒。認識一個多月就蔥忙結婚了。

  結婚以后,小云整天悶悶不樂,磨悠磨悠的,只知道干活,丈夫整天喝酒,喝多了,就罵小云是婊子。小云也不辯解也不還嘴,丈夫說:“你是啞巴,不說話”。小云還是不回答。丈夫就舉起拳頭,掄過去打小云。小云忍受著,任憑丈夫辱罵和毆打。

  日子一天天的熬著,不知不覺小云懷孕了,吃什么吐什么,丈夫也不知道心疼,整天在外邊酗酒,不著家。小云身體日見消瘦,沒有一點光澤。這天小云肚子痛,快臨產了,喊著,掙扎著,但是也沒人管。

  小云難產死了,多么好的姑娘呀,可惜呀!

  網上是姑夫和侄女;這里是姨夫和外甥女。都是親戚。但必竟沒有血緣關系。況且“性”欲面前,人是喪失理智的。

  姑娘大了,千萬別長住別人家。別留下這樣的土壤,防止孽緣的滋生,防微杜漸。

  小云死了以后,我腦里經常浮現小云,一個農村小姑娘,樂顛顛地跟著小姨來到城里,精心照看孩子的畫面。就這樣天真無邪,象往美好生活的小姑娘,讓王淑生,自己的親姨夫給糟蹋了,她忍辱負重,沒有反抗,最終默默的死去,真是心痛。

  通過這件事,告訴小姑娘,一定要珍愛自己,保護自己,不要被眼前的利益,被謊話欺騙,否則最終受害的是自己!

掃一掃手機訪問

發表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