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女孩

  連著幾天陰雨終于在平安夜放晴,傍晚妻子一定要出去逛逛,說上次試了沒買的那件毛衣現在打五折了。

  租住的宿舍離商場很近,坐兩站地鐵站就到了。果然只有商場最關注各種各樣節日。巨大的圣誕樹上纏繞著五顏六色的燈球樹立在廣場上。麋鹿拉著雪橇車停在樹下供人合影。商鋪里傳來愉悅的圣誕歌。圣誕老人熱情的散發著商鋪的促銷廣告。只是風太冷,人都鉆進了商店里。

  妻子目標明確直奔那家服裝店,很快找到那件粉色毛衣。雖說是奔著這一件衣服來的,還是不免要兜兜轉轉試穿自己新看中的衣服。我陪著看了幾件衣服就坐在柔軟的沙發凳上玩起手機來。妻子不時穿著新的衣服出現在我面前,我的回答則在還不錯、一般、難看之間來回切換。總算還是買了幾件衣服,試了不買對男人來說總有些難為情。

  妻子說想去精品店買點圣誕節的裝飾,我欣然前往。這樣的店似乎不論男女老少都喜歡進來逛逛,捏捏這個,看看那個。買與不買都能讓人心情愉快。各種可愛的毛絨玩偶和玩具、漂亮的文具、精美的餐具、五顏六色的多肉小盆栽、鮮艷的真花假花都有……總歸還是女人喜歡的東西多一些。 

  推開門一陣暖氣就包裹過來,讓人倍感溫馨。店里播放著歡快的旋律。迎面的貨架和桌子上擺滿了和圣誕節相關的東西。有圣誕帽,水晶球,旋轉木馬音樂盒,小圣誕樹……貨架前早圍滿了挑選禮物的顧客們,當然以女性居多。妻子也湊上前去挑選,作為男人我自然不好擠過去。

  就在我打算去隨便看看時,一個小女孩吸引了我的目光。她十來歲的樣子,齊劉海,扎著簡單的馬尾辮,小小的臉蛋,皮膚不算白卻也可愛,系著紅領巾,上身穿著校服,下半身一條黑色運動褲,腳上白色的運動鞋臟臟舊舊的,腳邊是她的書包,一種帶輪子的可以拖行的書包,顯然也很久沒有洗過。

  小女孩注意到我的目光,羞怯的低頭玩著手上的一個彈簧彩虹。我移開眼神,避免她的尷尬。也許是最近看了幾本推理小說的緣故,我開始仔細打量起這個小女孩。她皮膚不白,穿著農民工子弟學校的校服似乎可以確定她不是杭州本地人。書包兩側的口袋都破了大洞,大概她的父母經濟條件并不太好。臟臟舊舊的褲子和鞋子證明她的媽媽肯定很忙,沒有幫她勤洗衣服。當然也有可能是連續陰雨天氣的緣故。

  看著櫥窗外已經天黑了,我又想到許多問題,放學后沒有人接她么?又或許她一直就是一個人上下學。今天是平安夜,她吃晚飯了呢?父母會陪她過平安夜么?準備了晚餐么?還是父母在忙工作根本就沒有下班!她為什么一個人出現在這里?她想感受一下商場里歡快的圣誕節氣氛么?

  胡思亂想了一會兒,我不由自主的又的看向她,小女孩只是低著頭靜靜的玩著那個彈簧彩虹。那是一個特價商品的桌子,上面擺放著一些普普通通,甚至有些舊的玩具。旁邊的貨架上則是光彩耀眼的圣誕節禮物。顧客歡快的挑選比較著,售貨員熱情的喊著圣誕禮物買一送一。

  “哪個好看呢,買一送一,怎么搭配好挺好看的。”妻子拿著挑好的禮物退出人群找到了我。

  “喜歡就多買幾個”我忽然和妻子說起小女孩的事“剛才有個小女孩在那個捏一個玩具,看著像個小學生”。妻子似乎并沒興趣聽我說什么,仍然糾結買一送一如何搭配最劃算,又回去接著挑選。回頭看時小女孩已經不見了。

  妻子總算決定好了,買兩個迷你水晶球,乒乓球大小,底座是雪橇車,晃動一下,就雪花飛揚。還有一個大大圣誕襪一個自己拼接組合的圣誕樹模型。我贊賞了妻子的眼光拿著東西就去結賬了。妻子又去看別的東西了。

  結賬后,我四處尋找妻子。不經意瞥了一眼櫥窗外。又看見了剛才那個小女孩!她一個人站在不遠處的圣誕樹下回頭望著精品店,似乎在等人,又似乎在留戀什么。外面風多冷阿。我竟想起了小學的那篇課文《賣火柴的小女孩》。 

  就在我疑惑的時候,她又拖著書包返回了店里。我默默退到一處貨架后面觀察她到底想做什么。小女孩還是回到那個特價玩具的桌子前,紅通通的手仍舊來回玩那個彈簧彩虹。

  她應該也想在圣誕節買點什么吧?她有錢么?也許有一點,但肯定不多。她只喜歡那個玩具么?她不喜歡圣誕貨架上那些精美的禮物么?我的心頭又增添了許多疑問。

  這次小女孩沒有停留太久,再次拖著書包推門離開了。走幾步路仍會回頭看一看。最終消失在寒冷的夜色中。

  “你還在這里呀,到處找你呢。”妻子有些生氣的出現在我面前。

  “哦,我剛才也在找你呢,走吧。回去過平安夜了”

掃一掃手機訪問

發表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