媽媽:對不起和謝謝,我對您說哪句更好呢?

  文/紐扣

  如果你問我,最令我感到愧疚與痛苦的人是誰?我一定會告訴你:“我的媽媽。”

  因為媽媽她是我最該感謝與抱歉的人。

  母親是傘,是巨英,我們是傘下的孩子,是英里的巨子。——席慕容

  01“恃寵而驕”這個詞只適用于你對母親,因為她從來都不忍心讓你傷心難過。

  在我很小的時候,爸媽就外出打工,我一直住在親戚家。上五年級時,媽媽回了老家,留下來照顧我和哥哥。

  可能是那幾年來的聚少離多使我們倆有了隔閡,也可能是我的叛逆期剛好撞上了媽媽的更年期。我們之間的關系可以說是水火不容,矛盾日益激化,特別是我上初中的那三年。

  媽媽開了一家早餐小店,主要經營:熱干面、糊辣湯等。因為我家的小店規模小、盈利少,所以就沒有請服務員,基本上都是我媽一個人忙里忙外的。

  我周末放假時一般會過來店里幫忙。

  那個時候,媽媽每天早上四點鐘就起床,準備面的醬料、青頭。到五點左右的時候,她會將睡夢中的我叫醒,讓我幫助她擺碗、熬湯等。

  四五點鐘的時候,天還沒亮。四周一片漆黑,靜寂的很,偶爾有兩聲咕咕鳥悅耳的叫聲,為這沉寂的世界添了點生氣。雖然我也十分想睡個好覺,但想到媽媽一個人辛苦操勞,我還是乖乖的起來幫忙了。

  等到六點鐘忙的差不多了,我就又跑進去睡了,因為我實在是太困了。可我家開的是早餐店,六點鐘的時候正是高峰期,一波又一波的客人來來走走。

  我媽在前門大喊,讓我出來給她幫忙。沒辦法,我又得起床去幫忙了。

  我本來就因為沒睡好而有些不滿,結果我媽一邊在給客人燙面,一邊念念叨叨:“這死女子,懶得很,喊半天才出來……”

  我媽她居然還當著別人面這么說我,駁我的面子!

  我當即火冒三丈,來了精神打消掉睡意沖她喊:“我不給你幫忙了,你自己一個人干!”

  說完,我撂下手里的碗跑進里屋。

  我媽也氣啊,她氣我不分輕重緩急就跑了。在那么忙的時候,我卻鬧脾氣,將她一個人丟在那,置那么多客人不管不顧。

  我媽隨即又大罵著讓我出來,我躲在里面聽的是一清二楚。

  我雖然還是很生氣,可細細想來,將媽媽一個人扔那兒也不合適,她一個人根本就忙不開。

  于是,我又跑出來招待這些客人。

  客人們催面,催的很急。

  我在媽媽身旁像個陀螺似的忙個不停,配合著她給面放醬料、打包……忙忙碌碌了大半個清晨,總算是忙完了,我才背著書包去上學。

  放學回家后,回想起今天早上的事情,我心里還是很不舒服。我就跟她說:“你再別每次當著別人面罵我,你罵的還那么難聽!”

  我媽不以為然:“我說你兩句怎么了?你個死女子,我還說不得你了……”

  我媽這么一說我就更加氣憤了。

  于是我又反駁她,她又辯解。

  說著說著,我倆就吵起來。一開始是小吵,吵著吵著,我情緒高漲,一激動就說:“你有病啊……”

  我這么一說就如同河水沖斷了堤口,滔滔不絕的洪水氣勢洶涌的沖擊了媽媽的心。

  是的,我不當的言語深深地傷害了這個我最親愛的媽媽。

  人總是這樣,一邊犯錯,一邊懺悔,下次卻仍死性難改。

  我后悔不已。我都對她說了些什么話,做了些什么事?我對她有絲毫的尊重嗎?

  可是這世上哪里會有后悔藥呢?

  說出去的話,潑出去的水,收不回來了。

  我媽沒吭聲,默默的走出去做飯。半晌,她端著飯碗站在門口說:“還不過來吃飯啊?”說完她端著碗出去了。

  我一個人在家里吃著她做的香噴噴的飯菜,心里很不是滋味。

  母親可能是這個世界上最寬容和委屈的人吧,同時她也是最無底線和原則的人,因為為了自己的孩子,她什么都能忍,什么都愿意做!

  席慕蓉曾說:“莫傷我心啊,孩子,雖然怎么樣的刺痛,我都會原諒你。婦人說完,才發現,她的已經不在了的母親,也曾經對她說過同樣的話。風疾云低,那滿山的顫抖著的樹木,有誰能夠知道,在一回首之間,是隔著怎么樣的刺痛,怎么樣的,無限荒涼遼闊的距離!”

  可是我們倆像是陷入了惡性循環一樣。

  每天都有一些雞毛蒜皮的小事成為我們吵架的導火索;它點燃了失去理智的我,也焚燼了刀子嘴豆腐心的媽媽;然后是我們的和解,最后是我的內疚與痛苦。

  其實,在人生路上每個人都是有待成長的孩子,我們一邊犯錯,一邊改正;一會兒哭,一會兒笑。

  這個成長歷程叫:“系列劇”。

  02 父母對子女,即便犧牲所有也心甘情愿;而子女對父母,吝嗇到連一個笑臉都不肯施舍。

  我嫌棄過媽媽。

  因為她嗓門大,總愛罵人,甚至有時候不太講理。

  有一次我也忘了又是因為什么原因跟她吵起來的。

  我記得,當時正在氣頭上的我沖她嚷嚷:

  “你還不如不回家呢?天天老罵人,跟個潑婦似的。你瞧瞧我大媽,人家多通情達理啊,講話輕聲細語的。

  哪像你?沒文化的就是不一樣!”

  連我也詫異自己居然說出了這樣的一番話。話一出口,我立刻就后悔了!

  我媽怔了怔,什么都沒說就走了。

  可我分明看到她微紅了眼眶,悄悄地吸了吸鼻子。

  我的心里一陣顫栗,難過不已。

  那個酷熱的暑假,我在家做好了午飯等她回家吃。我等了好久,她都沒回來。沒辦法,我只好騎著電瓶車去接她。

  我到的時候,她剛好挑完水回來。因為租的早餐店里并沒有自來水,她必須得到對面的學校挑水用。

  鍋里熬的黃豆醬在咕嚕咕嚕的冒泡,似乎很想迫不及待的跳出鍋。我肚子很餓,就催促她快點收拾,趕緊跟我一塊兒回家吃飯。

  她一會兒剁蒜蓉,一會兒調芝麻油。

  我實在看不下去了,就火急火燎的跑去幫她打下手。

  終于,她忙完了,我們可以回家吃飯了!

  頭頂的太陽炙烤的我渾身難受,天氣干燥的連一絲涼風都沒有,弄的我胸口悶悶的。

  我越想越氣,她也太磨蹭了吧,這都快一點了!

  我實在是忍不住:“媽,你也太磨嘰了吧,這都幾點了?每天都這樣,我們家有一次是在十二點之前吃飯的嗎?”

  我媽聽后,瞬間就毛了:“我一天到晚累死了,忙到這一兩點,你還來怨我?”

  我也火了,“你不能好好說話啊?你對我發什么火啊?”

  就這樣我們一直吵個不休。

  我騎車繼續前行,前面是條岔路口,需要拐彎。

  可當時我跟媽媽吵的不可開交,我腦子一熱,擰緊了油門,加快了速度。

  “刺……”隨即是重重的“嘭”聲。

  正好路面新鋪了一層小石子,我又加快了速度,所以電瓶車失控了,等我反應過來再剎車時,為時已晚,我們隨電瓶車一起倒在了地上。

  我毫發未傷,就是胳膊有點破皮。“哎呦……”聽到媽媽的呻吟,我扭頭一看。

  天哪,媽媽側身躺在石子路上,一條大腿上有幾處擦傷,膝蓋處正汩汩的流著鮮血。

  嫣紅的鮮血刺痛了我的心,仿佛那些傷口不是在媽媽腿上而是在我腿上。

  頓時,我的眼淚奪眶而出。

  我愧疚不已,我居然又一次地傷害了媽媽?怎么會有我這樣的女兒?

  有時候,你最愛的人,就是被你傷的最深的人。

  我小心翼翼地把媽媽扶了起來,將她送回了家。隨后我就迅速騎車去給她買藥。買完藥后,我趕忙給她消毒、上藥、包扎,伺候她吃飯、睡覺。

  等安置好了媽媽,我才吃的午飯。那頓飯,我吃的心不在焉,嘴里的飯菜淡白無味。

  對于這件事,媽媽只說了我兩句,再沒說別的,更沒怨我害她腿受傷。

  可是我真的愧疚難安,看著她傷痕累累的腿,我更加無法原諒自己。

  特別是那時候天熱,她的傷口發炎,一直往外冒膿水,她疼的倒抽涼氣,我在旁邊看得心疼不已。

  對不起,媽媽,都怪我,是我害了你!

  03 我很幸福 ,因為我需要你時,你恰好就在我的身旁。

  每個處在青春期的孩子都是只未被馴服的野獸,而馴服他們的正是母親的愛。

  我還記得上初中時的一個周末。一放學,我就跑到朋友家里,玩到很晚才戀戀不舍的回家。

  我騎車馳行在公路上,耳邊是呼嘯而過的風,抬頭是一望無際的夜空。

  前方那條小路,沒有路燈,四周一片慎人的黑,又因是夜晚所以鮮有人走,靜寂的有些過分。

  我不禁有些害怕,擰緊了油門,騎的很快。

  不遠處的一束燈光吸引了我的注意,夜色中的人影在燈光的照射下若隱若現。

  我定睛一看,這個熟悉的身影,不是別人,正是我的媽媽啊!

  我停下車,朝她走了過去。“媽,你怎么在這?”我喊道。

  我媽明顯愣了下,隨即破口大罵:“你個死女子!深更半夜了還不回家,你一個女孩在外面多危險啊!”

  我沒有說話鼻子酸酸的。

  回家后,媽媽說她先睡了,讓我趕緊去吃飯。我來到廚房,電飯煲還在保溫的。我打開一看,里面還有一盆我最愛吃的滑肉湯。

  一瞬間,感動、自責……各種情緒涌上了我的心頭。我重重地抽了自己幾個巴掌。

  我真是個不孝女!

  我害媽媽這么擔心,害她睡不好覺,吃不下飯。

  時至今日,回想起這過往的一幕幕,我仍覺得很對不住媽媽。不過,我明白再愧疚都于事無補,時光不能逆流。

  正所謂:“往事不可追,來者猶可諫。”

  趁著現在媽媽還沒老,我要好好努力讓媽媽早點過上幸福的生活;也為我自己過去的錯誤行為贖罪和報答媽媽的養育之恩。

  時光,時光,慢些吧,

  不要再讓你變老了!

  我愿用我一切換你歲月長流。

  同時,我也希望大家能夠孝順自己的父母,珍惜現在幸福的生活;感恩帶你來到這個世界上,用盡全力給你最好生活的父母。

  那個日漸消瘦,鬢角已有白發的母親,她無時無刻不在記掛著你,想著你過得好不好,有沒有按時吃飯。

  這世界上有一個人,她比任何人都盼望你能快快長大成人,卻也比任何人都希望你不要那么快長大。

  她就是媽媽!

掃一掃手機訪問

發表評論